當前位置:龍門娛樂官方開戶 » 能源要聞 » 中國能源要聞

又一“煤老板”落馬!起底超千億煤炭腐敗大案!

日期:2020-07-07    來源:龍門娛樂官方開戶(微信號:inencom)  作者:瑤瑤

龍門娛樂官方開戶中心

2020
07/07
16:56
文章二維碼

手機看新聞

關鍵詞: 古城井田礦權案 王登記 榆樹灣煤礦

近日,陜西榆林府谷縣古城井田礦權案真相浮出水面,案件涉及金額刷新了官煤腐敗紀錄,多位廳級以上官員參與其中。一家名不見經傳的空殼公司僅憑偽造的材料,就獲取了市值超過千億元探礦權,繼而由大型國企接盤,轉手套現數十億元,令人唏噓不已!

駝城,陜北榆林古城的別稱,意為沙漠之城,位于陜西省最北部榆林。

近20年來,隨著煤炭和石油開發,榆林也成為各方的“淘金勝地”,涌現出一大批先富者,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煤老板”。驟然暴富,讓很多人迷失了方向,巨大的利益糾葛中,不少官商勾結的案件逐漸浮出水面。這其中,尚未完全公開的府谷縣古城井田礦權審批案,更是刷新了官煤腐敗紀錄。一家名不見經傳的空殼公司僅憑偽造的資料,就獲取了市值超過千億元探礦權,繼而讓大型國企接盤,轉手套現數十億元。

01、憑虛假材料層層審批過關

大概連白恩福也不會想到,自己2002年創辦了一家小型水泥廠,日后會給自己帶來一夜暴富的機會。當然,沒人能夠說得清楚,府谷長城公司——這家原本只是做建材生意,且一直半死不活的企業,為什么能夠拿下如此大規模的探礦權項目?

從2003年開始,由于國家能源市場緊俏,煤價開始一路上揚,到了2007年,煤價由最初的每噸30元漲至每噸400元。在煤價暴漲之下,陜北出現了炒賣煤礦的現象,探礦權亦成為各方利益集團追逐的目標。

為防止煤炭產能過剩,原國土資源部收緊了探礦權的審批。

2005年9月30日,國土資源部發文對探礦權審批授權進行了調整,勘查面積大于30平方公里的煤炭勘查項目審批。

2007年2月2日,國土資源部又發布了《關于暫停受理煤炭探礦權申請的通知》,從2007年2月2日至2008年12月31日在全國范圍內暫停受理新的煤炭探礦權申請。此后,國土資源部再次發布通知,繼續暫停新的煤炭探礦權審批,

這意味著,在前后十余年的時間里,國土資源部基本停止了煤炭探礦權的申請,直至2014年9月12日,煤炭探礦權的申請才得以恢復。

那么問題來了,府谷長城公司是如何突破政策限制,在2007年將古城井田探礦權收入囊中的?

司法文書顯示,2007年2月,原陜西省國土資源廳在向國土資源部上報《關于對陜西煤探礦權申請遺留問題處置方案的請示》過程中,時任陜西省國土資源廳廳長王登記指示副廳長梁楓,將不屬于歷史遺留問題的項目,列入了“歷史遺留問題項目處置方案”。

所謂的“歷史遺留問題項目”,指的是陜西省國土資源廳在2005年9月30日之前依法受理的探礦權申請,將其作為特殊項目對待,意在這些申請不至于因原國土資源部的政策變化而被“一刀切”地中止。

此后,國土資源部同意了陜西省國土資源廳提出的處置方案,要求按照相關礦業權設置方案辦理有關探礦權轉讓和以協議方式出讓登記手續。

據記者了解,僅在2007年,陜西省原國土資源廳即以“歷史遺留問題項目”名義,數次向國土資源部提交探礦權申請,并相繼獲得批準。

其中,至少有5家企業通過“補票”搭上“歷史遺留問題項目”順風車。除了府谷長城公司,另外四家企業分別取得了陜西靖邊縣紅墩界鎮、海則灘鄉、黃蒿界鄉三塊井田探礦權,以及榆陽區千樹塔井田。

司法文書顯示,2007年,為了能讓黃陵縣江源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黃陵江源公司”)手中的千樹塔井田探礦權被列入“歷史遺留問題項目”,王登記要求榆林榆陽區政府為黃陵江源公司補辦了手續,將其列入2004年中國東西部合作與投資貿易洽談會(西洽會)招商項目。

經國土資源部批復后,陜西省國土資源廳為黃陵江源公司辦理了探礦權手續,勘查區面積為8.21平方公里。

記者證實,近年來,陜西所爆發的探礦權腐敗案,多數在此期間形成。在向國土資源部申請“歷史遺留項目”過程中,王登記將數個并非“歷史遺留項目”,通過偽造或補辦資料,先后上報至國土資源部,包括府谷長城公司的古城井田探礦項目。

要繞過國土資源部的政策,就需要證明探礦權的申請時間是在2005年9月30日之前。由于時間點限制,府谷長城公司的審批資料留下了硬傷。

據“古城探礦權評估報告書”內容顯示,2002年5月,府谷長城公司就向當地政府及國土資源部門提出申請,擬自籌資金在陜北石炭二疊紀煤田古城勘查區開展風險地質勘查。但真實情況是,府谷長城公司此時尚未注冊成立。

據白恩福的弟弟,也就是府谷長城公司原股東白二銀回憶,2007年之前,他并未聽說過自己的公司申請過古城探礦權事宜。

府谷縣自然資源部門一位負責人提供的情況,也能從側面映證上述“古城探礦權評估報告書”中的疑點。

他告訴記者,2002年府谷縣煤炭市場低迷,西部礦區露天煤礦都賺不了錢,而古城井田煤層深度在1000米左右,當時根本沒有可開采價值。他表示,從未見過府谷長城公司的申報資料。

2007年府谷長城公司取得古城探礦權后,直到2008年才完成了《陜西省府谷縣古城勘查區煤炭普查報告》,2009年1月,國土資源部才對勘查區資源儲量予以備案。

按正常探礦權申請流程,預查勘探過程中發現煤炭后,應先做普查,探知煤炭資源基本情況后,形成報告,交國土資源部門備案,國土資源部請評估公司根據報告,評估探礦權的出讓價款,再進一步做詳查。

但是,府谷長城公司先取得了詳查探礦權,之后再做普查,一系列反常規操卻順利過關。

02、幕后神秘推手是誰?

事后看來,府谷長城公司為了拿下古城井田探礦權,打通了自地方到省,直至國家部門的層層關節,并非一般人所能為之。那么,推動府谷長城公司一步步實現目標的背后神秘推手究竟是誰?

前文曾提到,正是在時任陜西省國土資源廳廳長王登記的安排下,古城井田的探礦權項目被列入了“歷史遺留問題項目處置方案”,并上報當時的國土資源部獲批。

那么王登記為何不遺余力地幫助白恩福的府谷長城公司?從現有的信息可知,有一個重量級人物,將王、白二人聯系到了一起。

知情人告訴記者,白恩福盡管嗜酒如命,但為人厚道,很受擔任過原神木縣(現神木市)多年縣委書記的王斌賞識。在神木和府谷兩地官場,王斌擁有復雜的人脈資源。

1999年,王斌升任榆林市副市長,分管煤炭工業。2005年,因價值百億元的榆樹灣煤礦被賤賣事件,觸犯了當時的特殊利益集團,王斌被調到西安地礦局擔任副局長。

離開榆林后,王斌實際一直隱居在家,并未上過一天班。幾年后,隨著打壓王斌的官員被調離陜西,老同事們才敢和王斌恢復往來,包括已擔任陜西省國土資源廳廳長的王登記。

從1996開始,王登記和王斌同在榆林任職,一直是上下級關系。2001年,王登記升任榆林市市長,此時王斌任副市長,兩人因在榆樹灣煤礦事件中立場一致,先后被調離榆林,可謂是共過患難的同事。

據知情人透露,就在獲得古城井田探礦權的兩個月前,府谷長城公司股權發生重大變化,白二銀和白亮銀二人退出,新股東分別是郝斌、李秀珍和魏艷芬,三人與白恩福分別持股25%。新增三位股東均與王斌有關聯:郝斌是王斌的表弟,魏艷芬的丈夫曾是王斌的秘書,李秀珍的丈夫曾是王斌部下。

記者調查證實,魏艷芬是神木衛生系統職員,其丈夫賀青山則是陜西省投資集團一位高管,兩人均沒有從商經歷。在王斌任神木縣委書記期間,賀青山則是其秘書,后跟隨王斌到了榆林市。

據李秀珍親屬介紹,李曾在神木電力部門任職,目前居住在西安,照顧兩個孩子上學,生活并不富裕。

府谷長城公司另一位幕后控制人,則是銅川市原政協主席張惠榮,其早年當過王斌的文字秘書。2007年,府谷長城公司獲得古城井田探礦權時,張惠榮時任府谷縣縣長,后升任榆林市委常委兼府谷縣委書記。

至此,一張以王斌為核心、府谷長城公司為載體的復雜關系網逐漸清晰起來。

03、探礦權轉手國企套現35億元

憑借著強大的官場人脈,府谷長城公司僅憑虛假資料,將市值過千億元的古城井田探礦權收入囊中。此后,府谷長城公司補繳了12.4億元探礦權價款,完善了手續,這意味著,其手中的探礦權已具備在二級市場轉讓的條件。下一步,就是尋找接盤者,而且是一個實力強大的接盤者。

始建于1958年的淮北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淮北礦業”),系安徽省大型國有企業,現已發展成為以煤電、化工、現代服務為主的國有大型企業。公司擁有資產920億元,員工9萬多人,位列2018中國企業500強第276位、煤炭企業50強第18位。

工商資料顯示,2010年8月16日,府谷長城公司四位股東與淮北礦業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分別將所持有的12.75%股權轉讓給淮北礦業。此次股權轉讓后,淮北礦業持有府谷長城公司51%的股權,白恩福等四人分別持股12.25%。

2010年8月27日,府谷長城公司完成了股權變更登記,公司名稱同時變更為“淮北礦業(府谷)長城有限公司”(下稱“淮北長城公司”),法定代表人由白恩福變為謝從剛,企業性質也由自然人控股變更為國有控股。

知情人告訴《財經》記者,府谷長城公司完成變更后,按照股權轉讓協議約定,淮北礦業先向白恩福四人支付75%的現金,即47.25億元。除去此前補繳的12.4億元探礦權價款,四名股東實際套現獲利35億元。

依據當時陜北的探礦權價款,折合每噸約15元左右,按此計算, 40.4億噸的儲量價款應超過600億元。由此可見,淮北礦業以63億元取得府谷長城公司51%的股權,應該是一筆劃算的交易。據知情人透露,在趙正永妻子孫建輝的引薦下,雙方一拍即合。

值得注意的是,淮北礦業與白恩福等人簽訂協議前夕,趙正永剛由陜西省副省長升任代省長。

2019年8月,隨著趙正永案進一步發酵,張惠榮和王斌先后被陜西省紀委監委帶走調查。

至此,這個圍繞古城井田探礦權的黑金故事,逐步浮出水面。此后,故事中的幾位主人公也有了不同的結果。

04、強勢官員

多方證據顯示,王登記落馬之前近一年時間,已對自己的仕途充滿憂慮。

王登記是陜西黃陵人,履歷顯示,其早年曾在縣城的一家建筑工程公司工作。在新疆某部隊服役近5年后,王登記轉業回鄉,成為黃陵縣團縣委的一名干事。此后20年間,他歷任黃陵縣副縣長、延安市(當時為縣級市)原市委副書記、宜川縣縣長、宜川縣縣委書記等職。1996年,王登記擔任榆林地區行政公署(后改為榆林市)副專員。

2001年,王登記升任榆林市市長。在他主政能源大市榆林的5年間,正是榆林經濟突飛猛進之時。榆林官方稱,從2002年到2006年,榆林經濟增速始終保持陜西省首位。

與此同時,王登記展現出他的強硬一面。在其任職榆林市長期間,榆林靖邊等地發生全國著名的“陜北油田爭奪戰”,一些被政府承包出去的油井一夜之間被收回,引發眾多承包商投訴上訪。

2005年5月12日上午,政府與陜北油老板代表對話,時任榆林市市長王登記出現在座談現場。

一位參加了座談的油老板告訴新京報記者,當天的對話從上午9點持續到下午2點。會議結束后,王登記請油老板吃飯,席間還與其碰杯,并稱“請你理解,咱們是各為其主”。

這位油老板說,王登記從外表上看并不是很兇,但作風強勢。

他稱,王登記曾多次威脅上訪的油老板稱,誰上訪抓誰。

2006年,王登記離開榆林,任陜西國土廳廳長。

判決書顯示,在王登記受賄的6600多萬元中,有6400多萬元都是在陜西國土廳長任上收受。

在其任內,陜西國土廳曾因對抗法院判決陷入輿論漩渦。據南方周末報道,在一起因礦權糾紛導致的民告官案中,榆林市中級人民法院曾判決陜西省國土廳違法行政,但陜西國土廳召開“判決”性質的協調會,以會議決定否定生效的法院判決。而時任陜西國土廳廳長王登記參加了這次協調會。

一位與王登記有過多次接觸的當地人士評價說,王登記個性突出、為人張揚,在陜西毀譽參半,但并非不做事的官員。

2013年2月,不滿60周歲的王登記卸任陜西省國土廳長,轉任陜西省政府參事。2014年10月,王登記被中紀委和最高檢從陜西省政府大院帶走。這個備受爭議的官員,終在耳順之年折戟。

05、“朋友圈”之商人

回顧王登記的貪腐之路,其身邊不乏諸多商人的身影。而隨著王登記的落馬,不少商人也先后被帶走調查。

判決書顯示,王登記多次給時任陜西國土廳礦產開發管理處處長楊建軍打招呼,要求其為多名煤老板辦理整合礦產資源、擴大礦區范圍等方面手續。而在這些請托事項中,王登記均收受了賄賂。

王登記收受的第一筆賄賂,來自他的同鄉董江元。董江元為陜西黃陵縣人,陜西江元實業董事長,是當地數一數二的煤老板。20年前,董江元曾在黃陵縣承包工程,與時任黃陵縣副縣長王登記有過交集。

判決書顯示,董江元稱,2003年4月,他欲投資榆林市榆陽區煤炭招商引資項目,與榆陽區政府簽訂了投資千樹塔井田的協議。此后他請王登記關照,王登記應允。

陜西煤老板王世春是王登記的另一位“商人朋友”。新京報記者了解到,為了與王登記搞好關系,2007年4月,王世春提出在西安市曲江公館給王登記買一套房子。這個提議得到王登記的同意,并讓以他妹妹的名義購買。

隨后,王世春出資220余萬元以王登記妹妹的名義購置一套房產。

在向王登記行賄的這8名商人中,除了與其交往甚密的同鄉董江元外,其他7人中有6人為榆林煤老板,1人為榆林房地產開發公司老板。

王登記和“金主”高置林相繼被調查,“掮客”王登廣也未能幸免。

知情人透露,王登廣目前被羈押在霸州看守所,涉嫌行賄罪。新京報記者調查獲悉,王登廣今年48歲,大專學歷,陜西王府置業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他從濟南開汽配修理廠起家,經商足跡涵蓋濟南、北京、榆林、西安等地,涉及廣告、礦業等方面。

王登廣的被查,只是王登記“朋友圈”崩塌的一角。在王登記落馬前后,與他有交集的多名商人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

權力與財富,讓很多人都迷失了方向。也讓當地的政商關系也變得更加復雜。

(來源:煤文化)

龍門娛樂官方開戶一手掌握,關注 "龍門娛樂官方開戶" 微信公眾號

看資訊 / 讀政策 / 找項目 / 推品牌 / 賣產品 / 招投標 / 招代理 / 發新聞

掃碼關注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龍門娛樂官方開戶站群

龍門娛樂官方開戶 國際龍門娛樂游戲網站 國際太陽能光伏網 國際電力網 國際風電網 國際儲能電池網 國際龍門娛樂用戶登錄 國際煤炭網 國際石油網 國際燃氣網
短期理财平台